想起了当年的吆喝声_宝现网

专业的保险投资理财信息服务平台
深圳宪立投资重庆时时彩主办

推荐专栏

想起了当年的吆喝声

来源:原创 作者:林寿 发布时间:2019-06-10 11:26 人气: 214人阅读

想起了当年的吆喝声

 

林寿

 

 

        步入老年,常爱回忆。

 

        窗外楼下传来收废品的吆喝声:“回收旧电器,旧电脑,电视机……”不过,那是录制的声音,千声一调的小喇叭声,没有一点韵味,没有一点情趣。

 

        我不由想起当年那些原生态的吆喝声。

 

        我童年时,家住在西安一个叫甜水井的巷子里。当时每家院里最少都有一口水井。吃水全靠井中打,所以也经常会有把桶掉进井的事发生。于是,就产生了捞桶的职业。

 

        街上常走过一个中年汉子,肩上扛一竹竿,顶头挂着铁勾子,游走在街巷里,边走边吆喝:“捞桶来! 捞桶来!谁家把桶掉井里咧?”我们一帮淘气的小孩,跟在他后面,学着他的腔调,故意喊成:“捞桶来!捞井来!谁家把井掉到桶里去咧?”引来路人一片笑声……

 

        类似这样的趣事还不少,都和吆喝声有关。比如,有卖眼药膏的喊:“咳!卖杏核凉眼药,杏核凉眼药!”淘气的小孩在旁边捣乱,喊:“杏核凉眼药,点一个,瞎两个!”气得卖眼药膏老汉直发躁。

 

        各种吆喝声中以卖小吃货的最多,“冰糖葫芦”、“蜂蜜凉粽子”、“桂花元宵”的叫卖声,从早到晚不绝于耳。其中以夏天卖西瓜的吆喝最有气场:“沙瓤的西瓜切开咧,赛冰糖,赛蜂糖,咬一口,透心凉!”听得人爽快,满嘴生津。

 

        除了卖吃的,还有剃头的,补锅的,修鞋的,开锁配钥匙的,各有各自不同的吆喝声,当年的日常用品和各种服务交易,基本都是在这种形形色色、五花八门的吆喝声中完成的。

 

        去年,我回西安,专门去了趟甜水井街。时隔五十多年,这里的一切已发生巨变。小巷子变成宽阔的大街道,车水马龙,商店林立,空气中充满各种喧嚣之声。回想起当年那些吆喝声,真有隔世之感。

 

        当年我下乡插队时,在渭河北岸的一个叫川流寨的村子里生活了几年。在那里又听闻了乡村中各种别开生面的吆喝声。

 

        清晨,缭绕着炊烟的乡村还是一片静谧,一阵阵或高亢、或婉转、或悠长的吆喝声便窜进村来,伴随着鸡鸣犬吠在村道上晃悠。

 

        “卖——豆腐喽,黄豆换豆腐喽!” 卖豆腐的夫妻俩往往最早出现,女的负责收豆子,男的负责称豆腐。

 

        “卖蒸馍喽,刚出笼的热蒸馍!”卖蒸馍的汉子自称“从小卖蒸馍,啥事都经过”,吹嘘自己见过大世面。

 

        接近正午,来的是摇拨浪鼓的小贩,边摇边吆喝:“废铜烂铁,换针换线,换锅换盆来!”

 

        骑着自行车在村子里来回转悠的是劁猪的,“劁猪的来啰!谁家劁猪哟?”他们的车把上总绑着条红布条。

 

        吆喝,其实就是最原始的广告。这是走街串巷的手艺人、买卖人的独创。他们发明创造了形形色色的吆喝声,用来吸引招徕顾客。同一行当的吆喝约定俗成,行当不同则音韵各异。不同的地域、不同的城镇、不同的村落,不同的街道,都有着自己独特的吆喝声,就如同地标一样,也是一种文化名片。

 

        曾记否,当年侯宝林的相声《卖布头》把小商贩那种自卖自夸,高声吆喝表演得活灵活现;电影《渡江侦察记》让许多人记住了长江岸边“香烟洋火桂花糖”的吆喝声;后来的革命样板戏《红灯记》让北方韵味的“磨剪子来戗菜刀”的吆喝声传遍了全国;小品《换大米》又让郭达的陕西腔吆喝声火了一把……

 

        如今,那些原生态的、蕴含着醇厚浓郁民俗风情的吆喝声已然远去,但却让人留恋,让人回味无穷。

 

 

        (作者是高级经济师,现居深圳)





Copyright © 2012 - 2014 宝现网. All Rights Reserved 
深圳宪立投资重庆时时彩 主办
企业邮箱入口 []



天津11选5 重庆时时彩 海南4+1 重庆时时彩 重庆时时彩 极速3D彩票 重庆时时彩 重庆时时彩 重庆时时彩 重庆时时彩